一个有趣儿的写手,偶尔画个画儿,拍点儿景儿,兼职造梦灵魂师,目标是创造世界。

 

【风雀|现代设定】VON下

接上文

依然没有连接谢谢看上文戳我头像

完结


  陋室依然是陋室,生气比往年更颓。石凳石桌上的酒痕早被茫茫天地洗刷干净。爱谁、恨谁,也要被洗刷干净。午夜梦回一时风惊梦,窗外寒蝉复又嘶起。

  弁袭君被喑哑声响惊起,迷蒙眼中有祸风行的影子。他揉了揉眼睛告诉自己一定是眼花了,或者自己太思念其人出现的幻想。

  那个影子的确负手站在窗前,月光描摹出森然轮廓。愁眉紧锁,高冠博带。弁袭君宁愿相信这是真的,轻轻坐起来看着那个影子,一如好久好久之前他看祸风行那样。弁袭君很聪明,什么人在想什么能够轻易看破,与人论道从未输过,但是遇到祸风行就一下子慌了手脚,不知道说什么、做什么,只能强压下心中的悸动。弁袭君猜测祸风行的心思,但是无论他是祸风行还是杜舞雩,弁袭君从来没有好好想过,带上了有色眼镜便是看不清说不明。

  可能人就是这样纠结而矛盾的?

  弁袭君见过祸风行实行绝望的样子,故意要装出冷酷无情冰封内心。明白或者不明白,逆海崇帆不是本来祸风行的期望么?弁袭君和祸风行的联系仅仅只有一个逆海崇帆,曾经有过画眉现在却也没有了,如今的逆海崇帆也要没有了。

  不要兀自挂念,挂念那一头的平安喜乐是千百刀刃加身。

  月光模糊进灵魂深处,那个影子清晰起来。的的确确是祸风行,弁袭君闭上眼睛拒绝这虚幻,他猜测从某个时刻开始自己的精神已经有些问题了,仅仅是因为他越陷越深越陷越深。

  “祸风行。”

  啊,的确,越陷越深。

  那个人转身,两人相视一笑,一如当年的弁袭君与祸风行。

 

  阖眼,灰飞烟灭。

  天谕,你送我的“VON”;神啊,你说的希望?


February
08
2018
 
评论
热度(10)
© Cherles/李鸣梁/高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