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趣儿的写手,偶尔画个画儿,拍点儿景儿,兼职造梦灵魂师,目标是创造世界。

 

存档 《见龙在野》江山列传集1

DAY.1请以印象重写一遍过去的某篇黑历史!(写完再跟过去的对照XD)

 

对于黑历史,我是不承认的,因为我就没有黑历史嘿嘿嘿

所以算是重写一下别的吧:)

 

修罗子×焰尊

  天际昏暗的一线携裹着尘沙暗云轰掣而来,轰隆隆的恶喊贯穿了人,贯穿了驼队,贯穿了沙堡。厚重的大门在风沙嘶吼里缓缓合上,跃动的火苗在卖药人手中滚动。

  云霓之上有女神出尘,绛唇点染,银发如魅。

  突然风沙静止,时间凝固,卖药人听到了几百忐忑的心跳。

  “自此我收回八方的烈焰,以时间凝固于我的心脏。我不再赋予神或人产生怒意的权力,平静的你在这怒焰的照耀之下光辉万丈。”

  天地之间,唯余神音。

  

  地面轰然塌陷,无数流沙聚散流进地心。金色马蹄踏出地穴,嘶声以对。

  “焰尊,汝,来看吾了。”

 

DAY.5描写喝到烂醉的情况

 

谢千枫海量,从不会喝到烂醉,如果说真的有那一定是为了调戏不觉情。

但是君座,这就是个问题了。

 

“嗝……谢千枫!”不觉情琴剑出鞘,甩着竹里馆乱舞一气。谢千枫离他十米开外喊掌柜的清了场,然后自己捡了把还没被竹里馆砍破的椅子自己喝起酒。

“乖乖,回家了。”

“不要!”竹里馆一下劈开一坛新酒,哗啦一下撒了一地。

“那你还在这里耍酒疯?”

“谁说本座……嗝……谁说本座耍酒疯的?!恩?!!!你什么人胆子这样大!”竹里馆剑指谢千枫眉心,然后下一刻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谢千枫捡起竹里馆默默收回琴鞘,眼瞧着不觉情一个趔趄摔在地上还是迷迷糊糊的,衣袍都被尘土浸脏。

不觉情也许是摔得痛了,又想到了什么伤心事儿眼泪哗哗得往下流。谢千枫发誓他这辈子都没见过不觉情流这么多泪。

“呜……千枫……你在哪儿……有人欺负本座……”

“……”

DAY.8写个鬼故事吧

  “天机堂飒飒的红叶里翻飞着墨色的精灵,忽明忽暗的金色眼瞳鬼火一般悸动在凛凛的夜色之中……这时从倚霞楼内传来凄厉的猫叫——”

  “姑奶奶您别再念了,再念能把我爹叨叨成寄命在高楼里的孤魂野鬼了。他不就是大半年没回来么用得着这么埋汰他?”谢归毓打断了姑奶奶讲的故事。谢巧把假装的故事书一抛,为老不尊的哼了一声。谢辛甫见状赶紧递了茶水:“姑奶奶润润喉咙。”

  “还是辛甫贴心!”谢巧咕嘟着一口水,指尖直指谢归毓鼻头狠狠戳了几下,“你看看你爹!老大不学好!就知道在外面乱跑!你小子别学他!看看你哥哥!”

  谢辛甫干笑了两声,弟弟自然是不会跟他置气的,且从归毓被无良老头扔回来时候就整日里粘着他,哥俩好得很。只是如今说来虽未到年节时候,谢千枫的书信确是少了些少不得姑奶奶挂记。老婆子当然不会念在他各种事情一头乱只会念这个小子一定又跑哪里玩儿去了,于是便编些稀奇古怪的故事来诓骗可怜弟弟。倚霞楼自然是有蝙蝠的——谢家一家可不都是么。猫叫自然也是有的,不靠谱爹临时想到送归毓的礼物发春了便喵喵喵叫起来——改日定要阉了那蠢猫,谢辛甫替姑奶奶做了决定。

DAY.9请用角色的角度写出一封寄给另一个人的信。(遗书也算(?)

 

  谢千枫,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的三七都过完了。

  不要去找愧君山的麻烦,虽然我说了你也不会听。知道你在禁城黄泉道主持家族很辛苦,大约也没什么时间来看我这封信,可我还是要趁这段时间多说说。

  你问问仙君也许能在轮回道上看见我,可我应该不记得你了,孟婆汤我会喝好,为了来世不痛苦。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找一找我,找上千八百年我大概又死了。

  竹里馆我埋在竹海里了,它会替我守候愧君山百年。

  琴我留在留枫堂,从此以后世上只有你会弹江山阙了。如果你找到下一世的我,希望你还能教我弹江山阙。

  怕你伤心没有立碑封冢,也没关系,你身处禁城黄泉道随便一查也能查到。

  不觉情心悦你。

 

DAY11写一个罪犯与被害者的故事

现Pa  警谢×匪情

  “说真的我觉得奇怪,”谢千枫点上一支烟,“你这样柔弱的人怎么看也不应该是涉黑涉毒的。咱们还是校友,记得吗。”

  不觉情没说话,把头垂的低低的过长的刘海几乎要把他眼底的微光遮没了。他双手手指抠着墙,被谢千枫欺身禁锢在墙角的一片小小的地方,水泥墙膈得后背冰凉。不觉情仅仅皱了一下眉,就听见无良警官说:“你是不是冷。”说完伸手揽住不觉情的腰趁他失神空隙一把拉进自家怀里紧紧抱着。

“你放开!”不觉情挣扎了两下挣脱不开,一口咬上谢千枫手背,谢千枫嘶了一声强别过不觉情的头咬上那人双唇直到流出血来滑动在素白的肌肤上。不觉情颤抖的呼吸一下下抽打再谢千枫鼻梁上,像满张的弓一样绷紧了。“没事,没事。”谢千枫尽力想安抚不觉情的情绪,但是这事情他一向不擅长。

突然的,不觉情凑上去在谢千枫唇上轻轻落下一吻,血色像梅花一般印在那人唇上。好像压抑着的满腔委屈满腔孤怨在这个吻里宁静而孤独的炸裂了,汩汩涌动。

“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隐隐的啜泣与滚烫的泪水低落在谢千枫红了一圈的手背上,好似连心都要被烫痛一般。而他能做的仅仅是抚着不觉情的后背感受这羸弱身躯的颤抖。

DAY19幼化、动物化、灵魂互换三选一卖萌!

  灵魂互换

  “……爹你是不是有点不对劲。”谢辛甫一眼识破了这两人自认为天衣无缝的伪装。

  “谢千枫”和“不觉情”对视了一眼。

  “平时爹都不走左边,也不会走在君座前面。而且,”谢辛甫咽了咽口水,“您不是最讨厌那只猫了么。”

  “谢千枫”尴尬的笑了笑,把白猫从怀里放出来。猫儿抖了抖毛,喵了一声。

  “不觉情”露出了谢辛甫从来没看见过的恐怖笑容,谢辛甫顿时倒退一步深吸一口气喊了声:“爹。”

  “哎。”“不觉情”眯了眯眼,“知道就好。”


其实琴王遗书已经重写了,只有两句话

“惟愿来世雪下白头,舟中二蓑翁。”

December
30
2018
 
评论
© Cherles/李鸣梁/高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