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趣儿的写手,偶尔画个画儿,拍点儿景儿,兼职造梦灵魂师,目标是创造世界。

 

【尤维】The Jazz Age(2)

在第19街的尽头有一家免费开放的冰场,上流社会的人都不愿意去的,而底层的人们又没有风花雪月的闲心,至于中层,大都会仅仅是天堂地狱并存的世界,无关人间。那家冰场是尤里在温饱之余唯一流连的地方,也许穿上冰鞋能在那小小的一方天地重回昔日的光明。

 

最不愿意回想的过去愈是要回想,不休的单曲循环在记忆里,春日的旖旎、夏日的清奇、秋日的纷飞、冬日的苦难一齐涌上。潮水般的酸涩铺天盖地的用来,如极北铁塞的狂风骤雪。

 

尤里坐在早已破损严重的矮凳上,用冰鞋敲敲地面,眼泪悄然的就这样滑落下来,灼热渐渐变成了冰凉。冷漠刻在了脸上,稀少的抽泣与呜咽撑不起一个脸面,金发都贴着泪水粘在了脸旁。冰刀上的碎冰已经融化在地上,眼泪那样滴滴答答的与它相会。

 

“黑色俄罗斯。”玻璃杯搁置在玻璃小几上声音清脆,酒液在昏黄的灯光下显现出暗红的颜色,冰块上下沉浮,造化出万千的光影。

 

这家冰场的主人早就知道他是个旧俄国人,他调的一手好酒,白天在无人的冰场看看场子夜晚就到药店[1]里游移。他并不会滑冰,甚至在冰面上站立不稳,但是他固执的开着自己的冰场。

 

“黑色的俄罗斯。”尤里重复了一遍,伸手握住了玻璃杯,手指纤细筋骨毕现,在宽厚的玻璃层一旁显得尤为瘦削。他仰头灌下一口酒,抹掉眼泪,以一个很是悲苦的笑容回雅科夫。

 

“雅科夫,问你,你为什么要开这个地方。”尤里的双肘磕在膝盖上,捧着冰凉而浓烈的酒。

 

雅科夫自己开了一瓶伏特加灌了一口:“个人喜好。”然后一屁股坐在尤里旁边,翘着二郎腿回味他的伏特加。他撩拨着自己打卷金色短发,腆着日渐宽大的肚子过着日复一日大叔式的生活。

 

“你不会滑冰。”

 

“我会的,我曾经会。”雅科夫把威士忌扔在小几上,自己去换了冰鞋,踉跄的走到冰场里。

 

他扶着边走了一圈,最终在正心站定。

 

“尤里你看好了!”他扯了一把胡子对着尤里吼。

 

雅科夫低下头,双手在身侧放定,开始绕着圈儿的滑动加速。那首循环了不知多久的背景音忽然响起。雅科夫的身影在冰面上起落、旋转,有些可笑的像一只肥胖的灰羽鸟模仿着天鹅翱翔。尤里嗤笑了两下。

 

组合旋转,雅科夫宽阔的身影渐渐模糊。

 

后外点冰三周跳——

 

后外点冰四周跳——

 

点冰干脆利落,绝不拖泥带水。雅科夫已然满头大汗,鼻尖挂上的汗珠终于在最后一次跳跃是旋下。

 

完美的谢幕。

 

没有人为他鼓掌,只有背景音孤独的沉吟。

 

“有点累。尤里,把瓶子扔过来。”雅科夫又扯着嗓子大喊,并朝着尤里挥手。尤里将小几上的伏特加拧紧了瓶盖扔出去,准确无误的落尽雅科夫粗糙的手。

 

尤里呷了一口烈酒:“第一次看见你滑冰。”

 

“哈哈哈哈,往前放几十年我雅科夫的名声可还是能响彻大都会的啊。多少漂亮的姑娘想要投在我的怀里或者与我一道滑双人。”他灌了一口伏特加,生命里又注入了全新的动力。尤里想起来很多时候雅科夫跟人吹捧过当年自己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美人如云,但所有人都指着他的肚腩和一口拉碴的胡子嘲笑他的吹嘘。

 

也许雅科夫年轻的时候真的如他所说的那么英俊,他真的身侧美女如云。

 

“可是你现在又怎么样呢。”尤里笑笑,依然只是嘲讽。

 

“怪我去看那场比赛,怪我去那个学校,怪我离开了美国。”雅科夫没有理会他的嘲讽,只是自顾自的诉说,“我不应该离开美国的。雨下的再怎么缠绵,教堂的钟再怎么悠扬,都挽救不了我的灵魂。我还想再见她,我还想再看一次她的舞姿。人人都说她是最有柔肠,可是呢,她真的如雨燕一样飞走了,飞到了遥远他人身侧。哈——!”雅科夫豪饮一口伏特加,将空瓶摔往远处,疯狂了似的大吼:“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抱着一个十几年前的承诺混吃等死!希望在下城区碰见沙皇吗?啊?!”

 

尤里沉默着将酒饮尽,空余冰块在叮当。

 

他真的有一个辉煌的过往,遇见一个能让他等待终生的姑娘。这个姑娘也许是冰场上最美丽的飞燕,她迷人的金色长发被金链子高高束起,舞步之间的哀愁缠绵不休。

 

纽约不曾沉默,沉默的只是悠悠岁月。

 

“Will you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I know youwill. I know you will.”

 

“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啊。”雅科夫走向冰场的边缘,每一步都万分沉重。昏黄的灯光就那些女人肩头的金粉,压的所有人喘不过气来;那间小小的酒窖透出的幽蓝色光芒指引着他的行进,到达最末的终点。

 

“莉莉娅。”


————————————————————————

[1] 药店:爵士时代美国史禁酒的,仅允许药店使用酒精。但是很多人因此找到了发家之路,借着药店的掩护进行私酒生意牟取暴利。


狠狠心给了可怜的雅科夫教练一把刀子

是时候调教熊孩子了

维克托是时候要出场了噫


October
30
2016
 
评论(6)
热度(37)
© Cherles/李鸣梁/高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