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趣儿的写手,偶尔画个画儿,拍点儿景儿,兼职造梦灵魂师,目标是创造世界。

 

【尤维】The Jazz Age(4)

“Hot summernights, mid-July. When you and I were forever wild. The crazy days, the citylights. The way you'd play with me like a child.”

 

“The music ofyou is cool.”

 

怀抱着一大捧鲜红玫瑰的小女孩在人群里姗姗而行,绅士们与她交换金钱和玫瑰。这些刚刚从温室里取出来的花朵还是那样的娇娆,花瓣被撒上水滴,水滴仿佛在天鹅绒上滚动倏的坠入花心深处。长裙旖旎着,Cool Jazz的乐声里觥筹交错。

 

“好像大了点。”尤里有点不自在的披上外套,有点嫌弃镜子里的自己。

 

维克托帮他抚平背后的褶皱,从花瓶里剪下一支玫瑰别在尤里胸前的花眼处:“嘛也只有这样的了。”

 

 

“维克托——”

 

一簇鲜花撞进维克托怀里,小姑娘的金色卷发漾在鲜红的玫瑰之中,白色蕾丝镶边的红色小裙子称得小脸更是可爱。“维克托想要玫瑰花嘛?送给旁边那个小姐姐!那个小姐姐超漂亮的噢!”小姑娘被维克托抱在怀里,小手指着斜对面一位红裙女士一面向维克托撒娇。

 

“拉维妮亚每次都只记得别人家的小姐姐呢。那拉维妮亚想要玫瑰吗?”

 

“那就把这株玫瑰送给笑拉维妮亚啦,既然小拉维妮亚没有拒绝的话。”

 

好像他的声音未曾改变过,时时刻刻保持着唱诗班的纯洁。即使是随口而出的话语都那么美好,刻意为之却不使人感觉到任何的媚态。

 

“呐,谢谢维克托。”拉维妮亚凑上去在维克托面颊上轻轻一吻然后飞快的跳下去捂住脸跑到那位红裙女士的身后躲起来。

 

红裙女士带着羞赧的笑容向维克托点头致意,拉维妮亚扯着她的裙角躲在她身后,探出头看维克托,小脸上飞起一片绯红。

 

“生在这样的年代,真是有着名符其实的金色童年呢。”

 

对呀,没有错,金色童年。

 

“尤……”维克托转身想找身后的尤里,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离开了,“尤里?”偌大的空间并无他的身影,或许一晃而过,却消失在维克托的眼睛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乐队已经占领了最中心的位置,人们朝着布鲁斯与蓝调移动,把星月和玫瑰抛在身后,啜饮着并不浓烈的甜酒与心上人眉目传情。

 

“The carzy day ,The city lights.The way you’d play with me like achildren.”

 

也许有的人也想与心上人眉目传情,但是在一个转身之间心上人就已不见。再回头的时候,你会觉得不过如孩子们的誓言一样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

真正意义上的难产【???】

被尤里撩一脸无法自拔

以至于失去想剧情的动力

说来我写文还是比较随性的,不过如果认真对待的话也许能写的好点儿

最近灵感有些枯竭观众老爷们见谅x欢迎评论错别字以及文评xxx

手动比Heart.jpg


November
27
2016
 
评论(5)
热度(12)
© Cherles/李鸣梁/高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