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趣儿的写手,偶尔画个画儿,拍点儿景儿,兼职造梦灵魂师,目标是创造世界。

 

【尤维】The Jazz Age(5)

“维克托先生!马上到您发表圣诞夜的贺词了!请不要乱跑!”不知道哪个男仆将一小沓纸塞进维克托手里,他把维克托牵到靠近站台的一边后就匆匆跑开了,而此时的维克托还在左顾右盼。

 

每个人的举杯、欢笑、私语里都有尤里的影子,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成为了一切长岛富翁们影子下存活的人,一举一动是在模仿着别人,也是在做最原本的自己。

 

不管、不管、不管。

 

这些都不重要。

 

“下面有请此番邀请我们前来的维克托先生致以圣诞节的祝词……”朦胧间度过了一首又一首甜蜜的乐曲,又是朦胧间被推推搡搡推上站台,纸片被攥紧好像即将在掌心融化。维克托低下头,念起小纸片上的语言,无意间区分起发音。

 

“女士们先生们……”似乎一开始就让他感觉口干舌燥。

 

“今日……”

 

“赞颂我们天上的阿父……”机械性的重复?维克托抬起头来给那些兴趣索然的观众们一个寡淡的微笑。

 

赞颂我们天上的阿父,叫我们在此相遇;可我又想埋怨他,他叫我们分别。

 

靡靡之音又响起了,不知道这是酒神还是乌托邦的幻想。那位红裙女士真是难得一见的好歌喉,此刻想必已是人群围聚吧?这与他何干呢?

 

同一趟列车抵达的日本商人凑过来:“亲手铸就乌托邦,又要亲手毁灭他。维克托你真的是这样的人吗?”

 

“不我……”

 

“你曾经说过:‘这并非哲学意义上的乌托邦。’如果有这样的思想存在,那么也许已经在西伯利亚某个秘密铁塞实现了吧?”

 

维克托诧异的看了一眼胜生勇利,这个日本人今天奇迹一般的直言,所谓告白也仅仅是“今夜月色真美”这类含蓄至极的话。

 

“维克托如果有愿望的话为什么不去实现呢?既然希望如此迫切的想要破茧而出。所谓恐惧、法律、金钱等诸多条件,哪一个是没有达到桎梏的极点了呢?只需要轻轻一挣就能轻易逃避的命运为什么不逃脱呢?”一连串的反问叩击着维克托的心门,这些他曾经独自思考过、解决过、给出答案过的简单问题如今依旧缠步在他心里,越是不愿意承认遍越是强烈。确切如胜生勇利说的那样,强烈的几乎破茧而出。可他却不知道,是否这样的愿望破茧出来的是美丽亦或是丑陋。

 

You sent my heart on FIRE.

 

“失礼了。”

 

“没关系,多谢你的‘幸福’。”



————————————————

快要结局了,大约差个两三更?

不想写长

今天看了《你的名字》,全程当喜剧看【……】虽然我知道并没有喜剧的成分。还是挺好看的推一推,没准儿会写个影评什么的

躺会儿.jpg 尤里的FS真的好好看好好看好好看好好看

心疼+10086

今天蜜汁出场了勇利的剧情,其实我本来是不想写的【……】剧情走向开始维尤了呢

啊以上都不重要x

祝各位食用愉快!_(:зゝ∠)_

PS:最近看了阿加莎的侦探小说!非常有意思!也许会写个相关Paro!

December
03
2016
 
评论
热度(16)
© Cherles/李鸣梁/高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