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趣儿的写手,偶尔画个画儿,拍点儿景儿,兼职造梦灵魂师,目标是创造世界。

 

【尤维】The Jazz Age(6)

“亲爱的,你愿意……”那个黑发的年轻男子单膝跪下,向着心爱的姑娘赠予戒指,“你愿意嫁给我吗?”

 

水晶灯折射下的迷离灯光里大家屏住了呼吸,圣歌在飘扬,在漂亮姑娘的脸上化成喜悦的泪光。她掩面想遮挡自己喜极而泣的失态,却遮挡不住流淌出来的惊喜。她迫切的向母亲寻求意见,那位雍容的贵妇频频点头,鼓励的目光源源不断的送给亲爱的女儿。

 

她伸出手:“我愿意。”

 

戒指缓缓的送上无名指,从此两人的情思牵挂在一起。

 

不知道是何人开了第一瓶香槟,喷泉般的泡沫向着新人喷洒起来,恣意淋漓。

 

零点的洪钟敲响了,璀璨的烟火从岸边升起,点燃了热情的空气,每个人的心情都在温暖的圣诞节里开出绚丽的花。姑娘依身在未婚夫身旁两手相执。细长的香槟杯里气泡泛起爵士时代独有的小情调。今夜湖面微波,粼粼反射着烟火的流光。

 

“让·雅克·勒鲁瓦,”有人议论,“听说他是加拿大人?”

 

“是,跟父母一起移居美国的。”

 

“噢真不巧我对加拿大的印象还停留在几十年前,现在独立了吗?”

 

“如果你说修宪,那还没用。”

 

“噢真好,可我觉得他们已经独立了。”那个人剪掉雪茄头,向他的同伴笑笑,“借个火。”银色的打火机嘭的一声,金红的火焰照亮了两人的面颊。

 

“独立的第二代又拜在了女王的裙下。”[1]他们使劲崩住自己的脸不想笑出声来,可是最后彼此的眼神碰撞在一起爆发出哈哈大笑。

 

这些话语一丝不漏的窜进被谈论的那人的耳中,也许他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议论,仅仅是更用力的握住了未婚妻的手。

 

“抱歉也许让你扫兴了。”维克托与他碰杯,“称呼您JJ,不介意吧。”

 

“那才是最好的称呼。”JJ将金黄色的香槟一饮而尽,神情好像除了心爱之人外从来未在乎过什么。“美国人最喜欢把别的民族作为他们的谈资,要是能相信可真是见了鬼了。”

 

“船上来自不同国家的人很多,我也是。可不巧我们漂在美国的湖面上。”

 

JJ的未婚妻在熏暖的气息里睡着了,她拥有一个香甜的美梦。JJ给她盖上一条毯子,轻手轻脚的离开了。他们走脱了美国气浓郁的客舱,来到甲板上吹着清冷的风。JJ说:“每个人都该为自己的民族引以为豪,或者为自己,是么。我不介意他们如何贬损我,但是我介意他们贬损我的挚爱。”

 

“爱人是第一的,不是吗?”有时候这个半大小子说出来的话确切能让人胸腔里重新涌动起热血来,因为他从不曾看轻自己,也从不曾轻视任何人,总是朝着自己的梦乘风破浪的前进,期望有一日能所爱在侧所求傍身。

 

所谓爱人,真的是第一的吗?


[1] 1926年,英国承认加拿大的“平等地位”,加拿大始获外交独立权。

1931年,加拿大成为英联邦成员国,其议会也获得了同英议会平等的立法权,但仍无修宪权。故事背景发生在1928年。


——————————————————————————————

日常槽一槽。写到怀疑人生【No】最近沉迷阿加莎的侦探小说写这档子事儿都拖延了

首先订婚快乐【?】

也许对于我这个写尤维cp的人有点不恰当【shut up】

本来的构思里刚巧有求婚这一事件,但是却认为自己一直写不好。某种程度上来说挺喜欢JJ的,他有种蜜汁自信,可在蜜汁自信的时候却又确切的心怀敬惧。相当矛盾啊。

December
17
2016
 
评论
热度(9)
© Cherles/李鸣梁/高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