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趣儿的写手,偶尔画个画儿,拍点儿景儿,兼职造梦灵魂师,目标是创造世界。

 

【风雀|现代设定】VON中

接上文。

没有链接啊哈哈哈哈哈

  弁袭君提交了辞呈,天谕接收了却并不批回,于是他收拾出一个黑色的旅行箱随便买一张老卧铺火车的票去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

 

  一天一夜或者不止一天一夜的奔驰,绿色的列车从南方琉璃世界一路北向,蜿蜒在苦境九曲千壑里。弁袭君睡眠很浅,却在晃荡的列车上好眠。蓦地醒来,弁袭君坐到过道里的座位上,泡上一碗热面。他悄悄掀起窗帘,其实淡季,车厢里本无什么人,他不必如此顾虑。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弁袭君已经养成了这样小心谨慎的习惯,好像心中有一只惊弓之鸟见不惯光明。

  天氤氲晨曦,弁袭君感觉自己在追求那只金乌,却永远追逐不到。他看见从枯朽的大地上,金乌从林中振翅而飞,时间模糊成着水的相片,看不见相片里风的影子。

  弁袭君学着把祸风行从自己的生活里抹去,可是怎么也做不到。哪个椅子上祸风行坐了六分,哪个杯子祸风行饮过但是不喜欢,哪些文件祸风行不喜欢处理就在哪里生闷气……弁袭君希望祸风行坐在自己面前,他们好谈谈新生的一切,把逆海崇帆抛下,把什么都抛下,就像两个陌生人。

  然后我还要在你肩头痛哭一场。

  VON也就是这个太阳吧?真的是希望而不是堕入绝望深渊?

  弁袭君低头吃起泡面,回想起自己的来去,热气蒸腾起来模糊了车窗上一片。

  如果有风在,就不会模糊。

 

  弁袭君的风衣被吹得飞起一角,下车一秒冷风上去就是一个大耳刮子。…忍住。

  他要去一个永远去不得的地方。毫无迟疑的。

  熏蒸味道的破旧小巴士满载叮铃咣当的人与声,弁袭君翻滚进最深的红尘里。希望属于红尘,绝望属于个人。

  抬眼一瞬,他看见祸风行的愁眉。这个人的优柔寡断剑士气意,弁袭君不能再明白了。他摇了摇头,告诉自己不存在的,不存在的。

  存在就是希望的破灭。

 

  今天的风照旧喧嚣。

February
05
2018
 
评论(3)
热度(10)
© Cherles/李鸣梁/高旻 | Powered by LOFTER